【转】与成功学大师对话

Friday, March 15, 2013

原文链接: http://book.douban.com/review/2043761/

我已经三十出头了。我虽然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也颇受业内人士的称赞,可胡润那个排行榜上还看不到我的名字。即使比起榜上最后一名,我的资产总额还差人家一个数量级。

我读过《高效能人士的七种习惯》,知道按步就班地接近目标;我也读过《细节决定成败》,懂得谨小慎微地苦心经营;我还读过《第五项修炼》,努力把自己的团队建设成“学习型组织”。可是,我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参透生意经,于是四处寻访高人指点。经朋友介绍,我到香港拜会过南怀瑾,也到泰国求教过白龙王。这二位爷给我讲了一番大道理,听后我却觉得不知所云。

土菩萨拜过了,只有求洋神仙。我的师弟小田在美国留学,一次他提到该国的成功学大师科鲁奇。据说此公著作等身,妙语连珠,风靡全美。“通用”以前的老总韦尔奇是他的好友,投资家巴菲特也是他府上的常客。几经反复,小田终于帮我联络上了科鲁奇大师。他答应给我提供一小时咨询,要价一万美金。一万就一万吧,只要能借我一双慧眼。

会面安排在加州某处度假胜地,原来大师在这里置了一套别墅。只见窗外阳光棕榈,沙滩美女,室内则书册满架,茶香扑鼻,另是一番光景。大师须发灰白,却红光满面,精神矍铄。我呈上一万美金的支票,另加一套国产高档瓷器,权作见面礼。大师点头收下,张口就杀我个下马威:“你看上去还很年轻,何必急着发财?”
  我心下不快,却不动声色,说了句漂亮话:“弟子知晓富贵如浮云过眼,乃身外之物。只是若不及早成就一番事功,此生虚度就太可惜了。恳请大师不吝赐教。”

“好。”大师颔首微笑,“你们中国历史悠久,中国人也喜欢听故事。我就给你讲四个段子如何?每个段子揭示一件成功法宝。你听后自然有所领悟。”

冰球选手的生日

大师呷了口茶,接着问道:“你有没有看过冰球比赛?”

“没有,只在电视上见过。”

“我小时候在加拿大长大,这项运动在那里很盛行。有一年,我和新婚妻子去看两支劲旅的决赛。因为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就拿了份介绍选手背景的资料。我只粗粗扫了几眼,妻子却有所发现——‘你看,绝大部分冰球手出生在冬天!’

“我觉得她大惊小怪,便仔细查看了球手的生日。不错,大部分球手的生日都集中在一至三月,尤其以一月为多。我正感到奇怪,妻子已经根据女人的直觉提出了解释。她说冬天出生的人属于魔羯座或水瓶座,前者踏实稳重,富有毅力;后者灵动活泼,勇于创新。这两种人在冰球这种团队比赛中最容易胜出。他们分别担当后卫和前锋,就能组成一支强大的球队。你觉得这种解释合理吗?”

我简单答道:“弟子不相信星座之说,不过,我也常听人讲起性格如何决定命运。”

大师道:“起初我也觉得冬天出生的人具有某种特殊秉赋。不过,我很快联想起自己早年入学的日期要求。加拿大政府规定,新年那一天满七周岁的孩子才可以入读小学。你如果出生在一月二号,即使离七周岁就差一天,也必须等到来年才能入学,而你的同学则有可能比你小十二个月。你一定猜到了,因为几个月的年龄差距,冬天出生的孩子就比班上大部分同学长得高出一截。”

“不错,可这又说明什么?”

“加拿大的教练一般从十岁左右的孩子中挑选少年选手,再加以培养。那些冬天出生的孩子因为入学晚,比别人高出一截,体格也强壮一些,就容易被选入冰球培训队,尤其是那些最好的球队。他们因而有了一流的教练作指导,也有一流的球员互相切磋。他们十分清楚自己的职业前景,因此付出的努力也是普通少年球手的两三倍。等到十四五岁,这些“冬生冰球手”的水平已经明显超过那些夏秋两季出生的孩子,他们也就有机会晋升到省级和国家级的顶尖球队中。你看,起初一点优势,就会被命运逐渐放大。

“所以,我说的第一件法宝不是性格,而是势差。”

披头士与脱衣舞

大师书房里摆放着一套视听设备,他凝神望着其中一台硕大的音箱,突然问我:“你们这代中国青年大都听过摇滚乐,你是否记得这种流行音乐的始祖?”

“我想是披头士吧,不过我不怎么听他们的歌曲。”

“没错。我年轻的时候,披头士红极一时。我当时在加州作嬉皮,头发留得很长,整天抱着吉它,背着录音机,和朋友们开派对。”说到这里,大师不禁莞尔。“我虽是披头士的粉丝,内心也有几分妒嫉。我自忖音乐细胞不少于约翰-列侬,也曾和其他伙伴共同组建过乐队,可我们吸引的姑娘远远少于披头士招来的女观众。披头士为什么能成名?我找来该乐队成员的传记,谜底终于被我发现了。

“披头士没出道以前,只是一帮爱弄摇滚的英国混混。一天,幸运女神光顾了他们。一个利物浦商人邀请他们去德国汉堡演出——别以为是什么正儿巴经的场合,不过为脱衣舞娘伴奏罢了。有个叫布诺的汉堡人拥有一家脱衣舞酒吧,当时德国还没有摇滚乐队,他去伦敦雇佣演奏者,碰巧遇到那个利物浦商人。事情就这样发生了。披头士在汉堡赚了点小钱,搞了搞女人,大概跟今天北京三里屯酒吧里的乐手也没什么区别。

“大师居然知道三里屯?”

“呵呵,我两年前去北京讲学。一天晚上,美国大使馆一位老朋友在那儿请我喝了点啤酒。接着说披头士。你知道,脱衣舞酒吧里的顾客音乐品位都不高,老板给得报酬也不多。可有一样,这种酒吧在德国的营业时间很长,披头士必须没日没夜地弹唱。日积月累,来美国发展之前,他们已经拥有了七年的演出经验,演奏技巧也达到了相当高超的境界。再加上列侬的创造天份,四人一炮打响也就不难理解了。”

“那您当年为何没有去脱衣酒吧应聘?”话一出口,我即知失言,不由吐了一下舌头。

大师却不介意:“我们嬉皮在性爱方面很开放,但不屑于出入这类声色场所。我和伙伴们试过几家唱片公司,全都碰了钉子,败兴而归。如果当年能拥有一个小小的演出场所,或许我也能在娱乐界扬名立万呢。

“所以,我说得第二件法宝不是技巧,而是舞台。”

盖茨生逢其时

讲到这里,大师悠悠叹了口气:“我最大的遗憾还不是没有成为摇滚乐明星,而是错过了当比尔-盖茨这类人物的机会。”

我一惊,差点把手中的茶碗掉到地上。

“盖茨的故事不用我重复了。不过,你有没有注意过他是哪年出生的?”

“如果弟子没有记错,应该是1955年10月28日。”盖茨的传记我买了不只一本,曾经反复研读。

“不错,他和我一样,是金秋十月出生的。不过不像冰球手,这其中倒没有奥秘。”大师谈兴正浓,接着讲道:“你若是读过点技术史,就知道1975年1月是硅谷最重要的时刻。正是那时,8800型个人电脑诞生了,成为当月《大众电子》杂志(Popular Electronics)的封面故事。不少人都看出电脑市场蕴含的巨大商机,可谁会先下海呢?如果你年纪够大,很可能已经在IBM之类的老牌公司谋到职位,再去自己创业机会成本太大;如果你年纪太小,恐怕还没有掌握必要的IT技能。因此,你的年纪必须恰到好处,才能显出英雄本色。盖茨当时正好从哈佛肄业,不过二十出头。他既懂编写软件,又是初生牛犊,于是抓住了黄金商机。

“同样靠微软挤进福布斯排行榜的富人们,只比盖茨大一点或小一点。保罗-艾伦生于1953年,他在高中电脑房里就认识盖茨;斯蒂夫-鲍尔默生于1956年,得以在哈佛结识盖茨。我再举两个例子:苹果电脑的创始人乔布斯生于1955年,谷歌现任CEO施密特也生于这一幸运年份。

“请问大师的生辰?”我不禁好奇。

“哈哈,我生于1950年,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机会参加IT界革命。我过了几年流浪的嬉皮生活,于1972年申请就读瑞德大学(Reed College)的电子工程专业。那一年乔布斯也搬了进来,我们在校园里还打过几次照面。可他比我有决断,一年后就辍学了,后来跑到硅谷闯出了一片天地。本科毕业后,我又鬼使神差地对社会学发生了兴趣,在东岸一所常青藤大学读了个博士。如此一来,个人电脑时代的所有商机都被我错过了。”

“这么说,盖茨并非绝顶聪明?”

“盖茨当然是个聪明人,不过他的智慧也并非高得不可想像。我成名之后,他找我做过一两次咨询。那时他已然是世界首富,在事业方面我就没有再提建议。我和他聊起美国企业家的发家史,他反应很快,我提个大概,他就猜出每位富豪的经营诀窍。可他的机敏程度比我的好友德鲁克还是慢了半拍。

“所以,我说得第三件法宝不是智商,而是时运。”

塞翁失马的弗洛姆

讲到这里,一个小时就快到了。大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告诉我不要着急:“我会把第四个段子讲完,否则你要跟我打官司了。这最后一个故事嘛,也和律师有关系。

“我从东部那所大学毕业后,想先到社会上打拼一番,就去曼哈顿上城一家律师事务所作了实习生。那家律所的合伙人中,有一位身材五短,背还有点驼,名叫弗洛姆。你别看他其貌不扬,以前还是哈佛法学院的高材生呢。不过,弗洛姆五十年代毕业后,因为他的犹太背景和主流社会不太搭调,有段时间找不到工作。最后,他加入了一家新成立的律所。这家公司是如此不起眼,以致于什么上门的活儿都接。可是,它成长迅速,如今已经拥有两千名律师,年收入高达十亿美元。

“我作实习生的时候,有一次吃饭碰到老板弗洛姆,就向他请教发家秘诀。他告诉我你们中国一句古话——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五十年代的华尔街还有点贵族风度,有点名气的律所都不愿意接“敌意收购”(hostile takeover)这类脏活。如果实在不好退却,他们就把脏活转包给弗洛姆的公司。转眼到了七十年代,金融管制放松了,信贷资金充裕了,投资者也变得气势汹汹了。这一切都推动了企业收购大潮。现在所有的律所都愿意接并购案了,不过你可以想到,只有弗洛姆的公司做得最为出色——因为他们已经积累了近二十年的从业经验。

“我在八十年代初见到弗洛姆时,他的生意如此火爆,连我这种非科班出身的学生都被招了进来。那餐饭快吃完的时候,他对我讲‘行行出状元。你一旦干这行有了名声,人们就会首先想到你。’”

我问道:“那么,大师为什么后来又离开了那家律所?”

“通过弗洛姆,我终于明白,我再也不能跟在别人后面打工了。我必须做点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,于是决定钻研杰出人物成功的秘密。三十年后,你不是也找到我了吗?现在,轮到你这个中国人尝试些新领域了。

“所以,我说得第四种要素不是能力,而是先机。”

大师讲完这四个段子,起身走向窗前,若有所思地吟出一句唐诗: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他转过头对我说:“我年轻时一直以为,那些大人物是靠他们的真才实学成功的;现在才明白,真才实学也要靠外在的机缘才能造就。你总以为自己修炼不够,其实还未将大局看透。”

我就此拜别了科鲁奇大师。出门后,师弟小田问我,这一万美金花得值不值。我平日里精打细算,这时却冒出一句偈语:“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”。

[后记] 《非同凡响》(outliers,中文版译为“异类”,殊觉不妥)是去年年底在美国出版的一部非虚构类畅销书。据说此书的中译本在台湾出版后并未大卖,我的一位编辑朋友猜想,可能是此类图书不适合华人读者口味的缘故。我于是想到通过一位虚拟的成功学大师,来讲述书中的四个成才故事。有些读者也许已经发现,我参考的文本主要有两个:古龙的《七种武器》和金庸的《雪山飞狐》。

此文已刊于《优势》杂志创刊号。
作者博客:blog.sina.com.cn/tianfm

This entry was tagged 书评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© 2009-2013 lxneng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Pyramid

go to Top